首页 > 溪上漫谈
血色芳华:拨开青春下的伤痛和真实

发布时间:2017-12-19

“芳华”——两个多么美丽的字眼;《芳华》——一段血色青春下的伤痛。
直到从影院走出来,再次看到这巨幅海报,我才懂得:这血色浸泡着的红有多浓郁,得亏了几株透着浪漫的桃花,我才闻到了美好的味道。 
70年代的文工团,这里有着最浪漫的事,歌唱、舞蹈;这里有着最美丽的面孔,鲜活的少男少女;这里有着最伟大的故事,为英雄们演出。在战争时代,这里该是最舒适的净地,直到他两的出现——刘峰和何小萍。 
青春太过美好,它才能被伤痛。
刘峰,一名文艺兵,荣誉无数。文工团最受欢迎的人,因为他是帮战友父母捎东西的刘峰、修灯泡的刘峰、抓猪的刘峰、吃饺子破皮的刘峰、打沙发的刘峰、出让进修名额的刘峰......他帮忙帮的心甘情愿,做事做的甘之如饴,“活雷锋”刘峰是一个无欲无求的圣人。刘峰太过美好,好到让人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存在。所以,当一个“触碰异性身体”的罪名出现,亟不可待的压迫、议论纷纷的指责,一夕之间铺天盖地,圣人走下神坛,却不被容于世。 
何小萍,托刘峰带回来的新兵。身世的悲痛、复杂的家庭,让小萍从小就备受欺负。而当小萍通过自己努力进入文工团成为一名军人后,展现在她面前的是不要钱的洗澡水、整齐精神的军装,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她的理想太过美好:没有人敢欺负解放军。现实中的美好注定被层层剥离,小萍哪里知道自己多年在泥潭里摸爬沾染的“土”气,早就被这群躁动中的文艺兵们嗅到了。他们对“活雷锋”刘峰的暗暗不屑,在遇到底层的小萍时,终可明目张胆的嘲讽和欺压。
 
——青春不在乎好与坏、对与错,只任性排斥那些独行者。世界那么痛,生死面前,却无暇顾及。
文工团的芳华还在继续,刘峰和小萍的芳华却似乎早早消逝。战争的残酷超乎他们的想象。就像刘峰说的连队的空间容不下他的那些荣誉,战争下的生活也容不下感伤那些疼痛。

护送物资的途中,猝不及防的埋伏,接二连三死去的战友,失去手臂的危机,刘峰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无能,“活雷锋”真成了一个笑话。他想等死,死了也许还能成为一名人人称颂的英雄。

在军医连的何小萍,再也不用担心被欺负、被看不起。这些被浪费的时间在战争面前显得何其珍贵。跟时间搏斗、跟生命的斗争,小萍机械的重复着,已不知更坏为何物。但小萍在看到萧穗子的那一刻鲜活起来了,她告诉穗子“不会原谅林丁丁”;甚至于精神失常的小萍,在听到那熟悉的旋律后起舞、清醒,何尝不是她忘不掉的青春,忘不掉的那一丝温暖。

 ——青春再伤痛,它却还是青春,独一无二美好的青春。 固守一方天地,予自己一片安宁。
刘峰是个无私的人,何小萍是个纯粹的人,他们太过简单、直白、清澈见底。战争结束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一切都在马不停蹄的前进,而只有他们像是被定格了。他们有些与时代格格不入,但是他们拥抱在一起,给予自己一方土地,一片安宁。 
萧穗子说原谅她不能给我们呈现现在的他们,希望我们记住的是芳华中的容颜,而不是老去的岁月。但在影片开头却是以刘峰岣嵝的身躯和小萍单薄的背影开始的,我想这是因为刘峰和小萍是穗子心中最本质的芳华,历久弥新,永不消逝。 
——给予他们最痛的青春,是被他们保留最深的记忆。时代在变迁,仍有那么一群人,他们固守着他们的芳华。
作者|闻香识人来源|市网信办责任编辑|小佳佳